2018/12/28 上午9:27:28 星期五
新聞熱線:0577-67898890 廣告熱線:67810777 | 關于我們 | 舊版
您當前的位置 : 文成新聞網  ->  文化  ->  鄉土文化  ->  文化動態  -> 正文文化動態

趙松鎮:保家衛國在朝鮮

發布時間:2022年02月11日 來源:文成新聞網

  趙松鎮,1950年5月入黨,歷任21軍培訓班學員,高炮13團戰士、高炮3師器材工、高炮63師器材工、偵察參謀、高炮第608團司令部偵察參謀,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和援越抗美戰爭。

  1950年7月末,趙松鎮所在的高炮13團從舟山群島撤回南下,行軍到江西上饒時,接到“朝鮮戰爭形勢”來電后,又調頭北上保衛沈陽重工業基地。8月8日途經上海,趙松鎮等六人臨時被調到上海高炮3師,高炮3師后整編成高炮63師,于1951年3月5日編成若干梯隊,從上海乘火車北上參加抗美援朝,在朝鮮宣川站附近遭到美空軍夜襲,截斷了火車去路,并犧牲幾十人,彈藥物資損耗不少。直到次日下午蘇軍出動幾十架米格15與敵空戰,才掩護部隊回到了丹東,休整三天后部隊改乘摩托行軍再次出國。

  高炮63師到達朝鮮西線,任務是掩護永柔野戰機場的對空安全及空軍順利轉場。1951年4月8日首次與美空軍打了一仗,六七十架敵機,其中3架B-29在F-80、F-84的掩護下,對我防區實施猛烈的轟炸掃射并投擲大批殺傷彈。607團二連二炮手重傷不下火線,609團炮班長張天榮用小炮和敵機對打,全團戰士英勇無畏、連續戰斗,接連用高炮打下10架敵機,這才美空軍收兵且在一段時間內不曾交手。

  因我軍沒有制空權,后方運輸線非常吃緊。白天火車都停留在隧道里,汽車利用地形隱蔽偽裝,根本不能行駛。志愿軍只能搞近戰夜戰,一切軍事行動都在夜間進行。

  設防空哨,是志愿軍夜戰采取的一個有效對策。防空哨都是設在鐵路公路沿線路邊的小山頭上,整個朝鮮共放出9300個哨所(每哨8人),晝夜輪流值班,嚴密監視敵機動態。白天多數人員休息,夜間值勤人員聞機聲或鄰哨鳴槍,即對準該車臨空鳴槍報警,司機聞槍聲后,立即靠邊停車閉燈,然后待敵機飛遠了,繼續開燈前進。1952年上半年一天夜里,一架B--26夜航轟炸機,偶然被高炮607團中高炮連連長憑聽音經驗,各炮調好大概的射角、方位、引信,再加提前量,一個齊放,把它打了下來。

  對重點城市鐵路橋公路橋采用防空武器重點保衛。1952年3月17日晚,敵以三架B--29中型轟炸機在炸朝鮮新義州的同時,炸斷了鴨綠江大橋南端第三孔并炸死丹東七道溝居民60多人,當時蘇軍高炮部隊在丹東防衛,打攔阻射擊也沒奏效,迫使大橋三周不通車。1952年下半年,敵重點轟炸朝鮮清川江大橋,不惜代價,臨戰時大橋上空始終保持七八十架飛機輪番沖擊,持續轟炸七晝夜。我軍防空武器,從一個高炮師,夜增日援最后達135個中小高炮連。經過激戰,擊落敵機80余架,保護了大橋安然無恙。

  對敵人經常轟炸的地段也有辦法對付。除高炮機動打游擊外,白天把軌道接頭螺絲卸掉一頭,放在枕木邊,以免敵機炸中鐵道,數十米鐵軌變形難以修復。1952年5月的一天下午,一批敵機對殷山鐵路小橋持續轟炸好幾個小時。一個小高炮連射程不夠,只能威脅飛機不敢低飛影響敵投彈命中率。橋身壞了,天黑搶修,當晚8時即通火車,僅延遲通車兩小時。

  1952年秋一個月明之夜,志愿軍一列滿載軍火的軍車,行駛在朝鮮雅丹東百余公里處,司機正在開足馬力連續爬坡,忽然聽到左前方百十米遠一聲巨響,火光四射,司機果斷令副司機摘掉所有車廂。車廂甩掉后,司機把輕裝的火車頭,拼命開足馬力,拉起一條粗濃的煤煙,誘惑敵機追趕,敵機在半明暗的月夜里環煙盤旋一周,接著放出兩顆照明彈懸在空中,伺機炸車。司機立即熄火,利用火車頭慣性滑駛十多公里。后面的車廂脫鉤后,順坡也滑出了照明區,敵機多次尋找列車,最終無功而返。過后司機調回車頭掛在車廂,軍車長龍又繼續前進了。

  志愿軍戰士執行鐵的紀律,從戰爭中學習戰爭,群策群力與敵斗勇斗智,戰勝敵人空軍優勢,保障了運輸線通行無阻,創造了一條炸不斷打不爛的鋼鐵運輸線的奇跡。

  1951年底,敵人公然提出要有計劃有步驟地轟炸朝鮮78座大城市和志愿軍各級指揮部。因此全軍趁戰斗之暇,抽調部分兵力打坑道,高炮63師也從各團抽調37人組成突擊排,先從師直開始取得經驗推廣各團,正好任趙松鎮當排長,在師長吳忠泰的親自動員下,部隊宣布與頑石決戰。

  當時正是寒冬臘月,室外零下40攝氏度,沒有手套,打錘扶釬震得大家手起黑泡,手指關節全是裂口全是血。兩米見方,里面分叉打辦公室,要左右拐彎,上下通道,要防原子彈。在這時間緊人員少任務重的情況下,一人當兩人用,每次打炮眼裝炸藥埋雷管,點火爆炸后,要搶運石方,迅速清理工作面。剛開始還算好,坑道越往里延伸就越不通風,空氣就越不好,我們為了與敵人搶時間比速度,巖炮一響過立即沖進濃煙中去清理工作面,沒有口罩,大家只能憋住氣。有時被煙嗆了咳嗽不止,吐出的唾沫又苦又黃,誰也沒考慮濃煙有毒。有時錘打偏了,打到同志們的手背上,紫一塊、青一塊,還不愿休息。當時戰士們只有一個念頭,一切為了朝鮮戰爭的勝利,堅決爭取提前完成任務,讓師部干部早日轉入地下安全指揮。打過坑道的人都知道,平打錘省力打仰天錘極費勁,有時還排瞎炮,這確有生命危險,但干部以身作則搶先干,哪里危險哪里費力哪里干。

  一次,趙松鎮以3.6公斤大錘一打就是3000錘,整整打了兩個半小時,沒有休息。戰士們每天工作十三四個小時,工作量大,飯量大,一個排能吃一連的糧食,每人每餐要吃七八個大饅頭,鋼釬打壞了要送到師后勤工廠修理,一個來回15千米。太平里到君子埯當中還有一個渡口,每天下午五點鐘扛著七八十斤的鋼釬,次日晨飯前扛回,白天照樣參加打坑道。經過突擊排數月的辛勤勞動坑道終于提前三天挖成,使師部順利轉移。全軍上下也是一樣,有的部隊挖坑道更早,經一年多的挖坑道,三八線附近的山頭都挖空了,前沿陣地左右、上下、前后都挖通了,形成炸不垮、摧不爛的地下長城。

  有人問志愿軍在朝鮮打的坑道全長有多長,有人統計過總長可從朝鮮的平壤通到中國的重慶。除少數軍部機關用風鉆機開鑿外,其它80--90%都是人工打的。

編輯:胡永相 校對:趙海鎮 責任編輯:陳葉靜

點擊排行

關于我們 | 總編信箱 | 網站動態 | 廣告合作 | 聯系我們 | 幫助信息 |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

  • 相關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