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/12/28 上午9:27:28 星期五
新聞熱線:0577-67898890 廣告熱線:67810777 | 關于我們 | 舊版
您當前的位置 : 文成新聞網  ->  文化  ->  鄉土文化  ->  文化動態  -> 正文文化動態

兩次奔襲東坑拔毒刺

發布時間:2022年02月11日 來源:文成新聞網

  東坑,像一顆明珠,嵌在浙閩兩省交界大山中,東連文成縣,南通泰順縣,西接福建壽寧縣。東坑是景寧縣敵人四大據點之一,駐有國民黨景寧縣自衛隊一個分隊、一個便衣隊、一個區公所、一個田賦管理處和上標鄉的民團。

  青景麗中心縣委決定,要拔除這根交通要道上的毒刺,把壽寧、泰順、文成、麗水、青田等縣的交界地區的廣大根據地連成一片!耙欢ㄒ纬@根毒刺,完成這一具有戰略意義的任務!鼻嗑胞惪h隊第二、三分隊的指戰員們猶如一支利箭,直指東坑。

  這是1948年3月初的一天。青景麗縣隊第二、第三分隊從嶺后鄉下莊出發,經雙溪鄉千秋門到達泰順縣園橋,被一條大溪擋住了部隊前進的道路。

  夜幕沉沉,已是半夜了,戰士王日堂打開手電一看,溪邊的靜水已結薄冰。寒風陣陣襲來,令人打顫。溪邊找渡船,卻見渡船緊緊地拴在對岸那邊。叫船老大起來吧,不行,一喊叫,驚醒了園橋村人,萬一有人給敵人報信,豈不前功盡棄?王日堂立即說,讓他一人游過去,叫醒船老大,把船撐過來。班長用手電筒照著溪流,王日堂游向對岸。

  平時,我們的部隊常出入這一帶,船老大已經很熟悉我們。王日堂一進他家,船老大就拿起撐篙去撐船了。部隊全部過來后,大家又向東坑方向急走,天亮前完成了對東坑的包圍。

  東坑區地下黨組織告訴部隊,昨天,駐在東坑的景寧縣自衛隊的一個分隊回景寧縣城集訓了。于是,指戰員們分頭沖進區公所、田賦管理處,沒費一槍一彈,敵人全部繳了械。東坑有個糧倉,部隊發動四鄉鄰村的老百姓開倉擔谷。一時間,人山人海,擔的擔,背的背,所有的公谷全部擔完。

  部隊撤出東坑后,景寧、大峃等地老百姓紛紛傳說,東坑已經解放,幾千人把東坑的公谷全部擔光。老百姓聽聞十分高興,而敵人卻是更加驚慌。

  敵人雖說似秋后的螞蟻,但拼命作垂死掙扎。數月后,原來駐扎在東坑的分隊又回到了東坑,筑起了碉堡,又似一顆毒瘤嵌于這咽喉要道。

  七月中旬,我們青景麗縣隊在泰順峰文作內部整頓清查叛徒內奸后,奉命再次攻打東坑。部隊到達東坑后,認為敵人龜縮于碉堡內,憑借堅固的工事,難以迅速消滅敵人。只能采用引蛇出洞之法,把敵人引出碉堡,然后加以殲滅。

  經與地方地下黨商量,派出可靠人員前往碉堡引敵人出來。凌晨五時許,部隊沿東坑小溪對面山的山道旁,在樹叢里埋伏起來。被派去引敵人出洞的老百姓假作慌慌張張的樣子,跑到敵分隊部報告說,有土匪四五人到了他們村,正在宰他家的豬,請求自衛隊予以保護。

  自衛隊只一味搪塞,只說你們快回去,我們隨后就到,卻是不出兵。我們又派出一人,詐稱是地主家的長工,說土匪又宰了地主家的豬,劫了家中財物,請求自衛隊予以保護。一個又一個,一次又一次,敵人終于答應出兵。

  從清晨到將近中午,青景麗縣隊埋伏六七個小時,終于,敵自衛隊出了碉堡,出了東坑,跨過小橋,進入我部隊伏擊圈內。敵尖兵一人遠遠走在隊伍前面,經過我們的伏擊圈向里向小道而去。卻不料,我部隊負責里向路邊警戒的哨兵蘇錫奎同志因太勞累睡了過去,被敵尖兵一槍打死。

  與此同時,部隊對準全部進入伏擊圈內的敵人猛烈開火,槍彈、手榴彈像雨點般地飛向敵群。敵人死傷大半,余敵倉忙欲逃,我們立即發起沖鋒。

  這是一股頑敵,敵機槍手臨死還把機槍迅速解拆為三部分,四向丟棄,不讓它歸于人民。戰斗結束了,敵自衛隊除尖兵一人逃脫,其余全被消滅,東坑真正回到人民手中。

  二次奔襲東坑,消滅敵人一個分隊、一個便衣隊。繳獲輕機槍一挺、步槍七十余支、二十發駁殼槍兩支、金圓券三十萬元。

編輯:胡永相 校對:趙海鎮 責任編輯:陳葉靜

點擊排行

關于我們 | 總編信箱 | 網站動態 | 廣告合作 | 聯系我們 | 幫助信息 |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

  • 相關鏈接